徐留平改革两年又回到原点 一汽还能经历几次折腾?

中国经济网  2019-03-16 12:45

来源:车壹条 乖乖虎

徐留平改革两年又回到原点 一汽还能经历几次折腾?

疾风骤雨式的改革刚刚过去两年,一汽便开始走回头路。

日前,一汽集团下发了一份内部通知文件,宣布撤销解放事业部和奔腾事业部。该文件称,为了遵循《关于明确一汽吉林汽车有限公司、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管控的通知》的精神以及一汽通用后续改革方向,撤销解放事业部、奔腾事业部,由总部直接管理解放公司、轿车公司、一汽通用公司。

上述文件称,自本文发布之日起,一汽集团将启用“体系管理部”、“数字化部”、“工程与生产物流部”、“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印鉴,原“体系管理及数字化部”、“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展制造部”、“解放事业本部”、“奔腾事业本部”印鉴废止。

此文件发布后,不仅令业内哗然,一汽集团员工看到后也“反响”强烈。“奔腾事业部和解放事业部,从建立到撤销不过两年时间,期间经历了较大的人员调整和组织结构变革,现在刚刚稳定却又变了回去,搞不懂上面是什么想法。”有一汽集团员工表示。

融合失败 内耗加剧

奔腾事业部和解放事业部成立于2017年9月,是徐留平担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后主导成立的,是一汽当年“疾风骤雨”式改革的重要内容。徐留平希望通过奔腾、解放两大事业部的设立,突出一汽自主业务中的两大核心品牌,从而带动自主销量的提升。

根据改革方案,奔腾事业部包括一汽轿车、一汽吉林和一汽夏利在内的所有一汽集团自主乘用车业务;解放事业部则包括一汽解放、一汽客车和一汽通用在内的所有商用车业务。两大事业部均实现了全价值链(研产供销)的功能封闭,并作为独立预算及考核单位由一汽集团总部实施战略管控。

但现实比预想中的更为复杂。以奔腾事业部为例,三个品牌的融合做得并不理想。首先在产品层面,三个品牌的重合度较高,比如一汽夏利骏派D60、森雅R7和奔腾X40几乎在同一定价区价,但被放在同一个渠道销售,很容易造成“自相残杀”的局面。特别是三个品牌中,品牌力相对较高的奔腾,被“自家兄弟”拖累得很严重。

数据显示,2018年奔腾品牌销量直线下滑,总销量仅为8.86万辆,与2017年相比下降了18%,仅完成年度销量目标的67%。分车型来看,奔腾品牌旗下的主要车型在2018年全面下滑,其中主力车型奔腾X40,2018年销量为56744辆,同比下滑15%;奔腾B50、B30和X80都是四位数的销量,平均月销量仅百余辆,三款车的下滑幅度都在60%;而奔腾品牌的旗舰车型奔腾B90去年的销量只有10辆,同比下滑93%。

徐留平改革两年又回到原点 一汽还能经历几次折腾?

产品销量下滑的背后,是内部利益的纷繁复杂。虽然改革方案将三个品牌融到了一起,但“强扭的瓜不甜”。以经销商渠道为例,一汽夏利的经销商至今未曾与其他两个品牌的经销商渠道融合。天津一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志平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三家自主车企属性不同,产权关系不同,运营层面也就有所不同,天津一汽属上市公司有自己的规则要求,而渠道相互借力或是当前形势需要。”

相比之下,一汽旗下的另一主力品牌一汽解放似乎经受住了考验。去年,一汽解放销量突破30万辆,同比增长7.5%。

但从上述文件可以看出,一汽解放与一汽通用之间的磨合也并不顺畅。 事实上,与自主轿车业务不同, 一汽的商用车销量主要来自一汽解放,一汽客车与一汽通用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尽管被强势整合,但内部摩擦不断,而这些从销量数据上来看,并不明显。

徐留平改革两年又回到原点 一汽还能经历几次折腾?

数据显示,一汽解放2018年销量突破30万辆,同比增加7.5%,是一汽自主业务板块中的唯一亮点。但上述文件却点明,撤销解放事业本部,与一汽通用后续改革方向有关,这也间接表明两年来一汽解放与一汽通用之间的磨合似乎并不理想。

战略可以修正,人才如何挽回?

撤销奔腾及解放事业部,从战略层面来看,是一汽对实际工作误判的一种回调或修正,有利于集中突出奔腾和解放品牌优势,促进其未来发展。但是在那场“全体起立、竞争上岗”的疾风骤雨式改革中,不少人才是被迫离开或调离工作岗位的,这些人却很难随着组织机构的再次调整而回到一汽。

曾有媒体报道,一汽的改革大幕拉开后,一汽奔腾内部人员透露“很多研发项目的领导换了一轮又一轮”。一汽轿车销售部从事产品规划的10多名员工都相继离职,仅留下几名老员工。虽然后续从其他部门调来几名员工,但他们在这方面的工作经验皆不够熟练。原先一般一个人负责一款车型的产品规划,到现在一个人至少要负责两款以上,这大大增加了产品风险隐患。

而一汽解放内部也因事业部的成立,有一批人被迫离岗或调岗。这次解放事业部又被撤销重回一汽集团总部直管,让不少人大跌眼镜。有一汽集团内部人士反问,“那些因变动而离开的人,算不算是变革的牺牲品或试错品?”

但一汽集团的变革并未停止脚步。上述文件中还有一项内容被业内忽视,一汽“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被撤销,改为“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办公室”。这一名称的变化被行业人士解读为“这是徐留平要坚定深化改革的决心”。

事实上,作为“共和国长子”,一汽集团因肩负着特殊的历史使命,被全国人民所关注,也历经多次变革。耿昭杰将大众引入一汽,为一汽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坚强的资金和技术保障;竺延风顶住舆论压力大刀阔斧在一汽推进改革,实现百万规模突破;徐建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无所作为使一汽逐渐沉沦;徐平短暂停留、平稳过渡;徐留平改革疾风骤雨,褒贬不一,效果至今未见。

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在历经多位执掌者后,一汽集团的自主销量不增反降,在吉利、长城、比亚迪等民营自主车企的攻势之下疲态尽显,毫无还手之力;在广汽、上汽的自主业务风生水起之时,一汽也只是默默围观。

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2月,在中汽协公布的自主品牌汽车销量排名前十家企业中,一汽排在上汽、吉利、长安、长城、东风、北汽、奇瑞的后面,位列第八位,名次略高于江淮和比亚迪。

这算不算是一汽自主销量的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