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用药」“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有问题!”江苏镇江侦破3800万“美容针”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

吉林食药监管  2018-06-27 15:32

“打一针就能变美”!“微整形”受到越来越多爱美人士的热捧。可是,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那些动辄标价上千瘦脸神器——“美容针”“肉毒素”,很可能是从非正规渠道批发来的……11日,镇江公安部门发布消息:镇江警方在推进食药打假“利剑”专项行动中,重拳打击食药类新型团伙违法犯罪活动,相继成功侦破两起“美容针”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期间,辗转全国13省16市,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34名,现场缴获巨量未经我国药监部门批准的玻尿酸、肉毒素、瘦脸针、美白针等药剂,两案的涉案金额3800余万元。

“该案的涉案产品数量之多、生产规模之大,是近年来镇江破获的案值最大的生产、销售假药案件之一”,侦办此案的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还有百余名爱美者使用后,出现了红肿难消、溃烂难愈等不良反应,却维权无门。

「合理用药」“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有问题!”江苏镇江侦破3800万“美容针”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

镇江“私人美容院”,引出重重迷雾大案

案件追溯到今年年初,警方接报,一位杨姓女犯罪嫌疑人从去年开始,在明知使用的“韩国肉毒素”为假药的情况下,依然经营非法注射“韩国肉毒素”美容项目并从中牟利。

2月24日,镇江润州警方对杨某的工作地点——润州区某广场某幢楼的“美容院”突击检查,当场查获未使用完的“韩国肉毒素”若干支。经镇江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鉴定,均为假药。

“接手案件后,我们首先围绕假药流向来源进行追查。”镇江市食药环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徐兴武告诉记者,杨某使用的假药是通过微信从其上线杭州女子陈某某处购买。此后,警方循线追踪、抽丝剥茧,专案民警逐渐拨开该销售层级的重重迷雾。

经查,陈某某的上线马某,是黑龙江哈尔滨市的一名女子。马某通过微信,定期将“货物”销售给陈某某,而陈又将“货物”转向杨某等人层层销售。马某的上线、浙江永康人董某和操某等人发货量大,发货地址固定,并且所发美容产品种类众多。由此,警方分析,董某等人应当有专门的仓库用于囤货。

「合理用药」“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有问题!”江苏镇江侦破3800万“美容针”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

今年3月,在掌握充分证据后,专案民警赴黑龙江、浙江等地一举将董某等5人抓获归案,并捣毁董某存储“货物”用的仓库2处。当场缴获包括“韩国肉毒素”、黄麻膏、麻舒痛在内的两大类、43小类美容产品。

“通过侦查,初步证实董某还不是犯罪主要发生地。”徐兴武说,专案组民警通过相关信息分析,董某还有上线——四川宜宾籍男子古某。这就意味着要查明真相,还需要跨地区办案,侦查难度可想而知。

根据这一线索,专案民警于4月3日在四川宜宾将古某及其同伙谭某抓获,并收缴“韩国肉毒素”1216瓶、麻舒痛36桶、玻尿酸7691盒。

同一时间,专案民警又远赴山东淄博,将董某的另一下线、浙江舟山籍女子刘某抓获归案。

循线追踪查毒源,两案查了3800万假药

嫌疑人到位,案件到此为止,了结未尝不可。可办案民警看见查获的假药品种如此之多,犯罪网络如此之复杂,凭着强烈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决定继续深挖。

最终,董某交代其所得的假药黄麻膏,为另一上线袁某等人提供。4月11日,警方赶赴湖南省长沙市抓获袁某、曾某等4人,并在其窝点查获成品黄麻膏、麻舒痛20余箱,及生产设备4台。此外,还有原材料“利多卡因”等100多公斤,以及包装材料等物品。

另一专案组则在获悉董某的假药“粉毒”上线之一为山西吉县籍女子张某后,根据艰苦的追踪侦查,于4月11日在河南郑州将其抓获归案。至此,涉案总额达3000余万元的“2·24”生产、销售假药案彻底告破。

「合理用药」“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有问题!”江苏镇江侦破3800万“美容针”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

无独有偶,在另一起案件中,镇江京口警方也接到类似的举报,一名胡姓女子在镇江京口区某小区家中给客户打瘦脸针、玻尿酸等假药,警方由此展开调查。今年3月14日警方将胡某抓获归案,并在其家中发现假药“白毒”一瓶,“保妥适”一瓶。

随后,京口警方顺藤摸瓜,最终通过胡某的上线邹某,同时梳理出邹某购买假药肉毒素的出货量最大的6名上线。镇江警方立即抽调警力组成五路工作组,奔赴深圳、昆明、福州、哈尔滨及江苏宿迁五地将6名上线全部抓获。

其中,4月2日警方将邹某的上线李某和徐某抓获时,当场在2人存储假药的仓库内查获并扣押各种假药肉毒素1000余支。其他假药如溶脂针、婴儿针、麻药、玻尿酸等共计2500余支,总价值人民币800余万元。

酒店抓捕“网红脸”,60瓶肉毒素包装35楼扔下

“如果稍有风吹草动,嫌疑人就会转移窝点销毁证据,我们连续作战的行动必须得快!”参与整个案件过程的润州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民警王凡告诉记者。

在抓获“2·24”案嫌犯之一山西吉县籍女子张某时,当民警赶到其山西吉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民警顾不上吃饭,秘密排摸、暗访、守候……一无所获。

“会不会换了住处?”民警马上调整侦查思路和措施,发现了张某在山西临汾出现了,当大家第二天赶到临汾的时候,发现张某又消失了。此时已经三天三夜没休息的民警,根据新的线索,果断急赶几百公里外的河南郑州一家酒店。

“酒店非常大,一层就有38间房,张某具体住那个房间,我们无法确定,又不便去问,怕打草惊蛇。我们只能分两组人,一组堵住所有出入口,一组就装扮成服务员,一间一间敲门。”

「合理用药」“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有问题!”江苏镇江侦破3800万“美容针”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

几个小时候,民警终于发现了张某的踪影。“在一个消防通道口,一个打扮时髦,整容成‘网红脸’的女子出现了。”虽然与身份证的相貌完全不一样,但是王凡和同事们凭借着特殊的职业素养和敏感,果断拦下了这名女子。

简单询问两句后,神色慌张的女子承认自己就是张某。此时,专案组民警们已经奋战了四天三夜。

而成功抓捕的背后,还充满了意想不到的风险。抓捕杭州女嫌疑人陈某某的时候,陈某某住在一幢公寓楼的35层楼。办案人员经过反复排查,终于锁定陈某某所在的房间。

抓捕开始时,当行动组依法使用破门工具破除多层防盗门和防盗窗冲进房间时,惊慌失措的陈某某一边在卫生间里放火烧毁假药罪证,一边将一包装有60瓶的肉毒素包装袋扔出窗外。35楼落下的肉毒素,险些砸到楼下另一组抓捕队员!

“十斤左右重的东西当时就砸在我们脚边1米不到地方,碎屑蹦到了一位民警的脸上。”王凡回忆,恐惧只是一闪而过,他们很快趴到绿化带里,一块一块,将破碎的肉毒素收集好。

成本几十元卖到上千,百余人出现不良反应

记者从警方获悉,全国多地城市的美容院也是往往通过网络购买此类假药进行牟利。据统计,此类黑色产业链多达200余条。而这些犯罪嫌疑人,为了牟利,不择手段,层层加价,最终剥削终端客户的实际利益,经过统计,发现此类利益链条多达1000余条。

“打一针就变美”、“打一针就变瘦”……但事实到底如何?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两起案件中,很多像胡某这样的嫌疑人在未取得相关资质、手续情况下,各自“开工”。手机里,侦查员发现了众多终端使用客户在使用完他们销售的假药之后的反馈信息,轻则红肿难消,重则溃烂难愈,不忍卒睹!这些客户多会将自己用完假药后的照片,发送至上述几人的手机里讨要说法,最终多是无功而返,身心承受巨大伤害。经统计,诸如此类产生不良反应的客户,多达100余人。

「合理用药」“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有问题!”江苏镇江侦破3800万“美容针”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

警方举例介绍,其中肉毒素是一种神经毒素,能阻断外周胆碱能神经末梢,导致肌肉麻痹,从而达到除皱、瘦脸、瘦腿等美颜、美肌效果。但是,只有具备资质的医疗机构才能销售。

“假冒伪劣产品与正品相比价格低、纯度低,含杂质较多,很容易使被注射人出现不良反应,对其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一瓶成本仅几十元的假肉毒素,可以以假充真卖到千元。不法分子就是借着女性爱美之心,希望狠赚一笔。

“你打的美容针可能有问题!”警方特别提醒:目前我国批准使用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均必须有中文标识,凡是外包装无中文标识的所谓“进口产品”均为假冒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