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出土四螭头“回家” 专家称是否出自圆明园还需考证

看法新闻  2018-06-27 15:01

工地出土四螭头“回家” 专家称是否出自圆明园还需考证

四尊汉白玉螭头离开存放了一年有余的清河街道办事处,“回归”圆明园。

工地出土四螭头“回家” 专家称是否出自圆明园还需考证

《法制晚报》6月5日A07版相关报道引起圆明园管理处关注

2017年2月28日,四尊螭头在北京清河镇一处工地被发现,获得了市民与清河街道办事处的抢救保护。《法制晚报》此前曾对此事进行了独家报道。6月12日,一场圆明园流散文物回归仪式在海淀区清河街道办事处举行,四件出土文物汉白玉螭头“重归”圆明园大家庭。不过专家指出,认定清河螭头出自圆明园,还缺乏足够的证据。

事件回放 工地挖出螭头疑出自圆明园

杜泽宁清楚地记得,发现螭头是在2017年2月28日上午11点左右,清河一处工地上,挖掘机从地下将四尊螭头刨了出来。杜泽宁记下位置,饿着肚子步行约两公里,向清河街道办事处汇报。

工地出土四螭头“回家” 专家称是否出自圆明园还需考证

长度从90到100厘米不等的四尊螭头需要工人师傅抬上车

杜泽宁判断,螭头绝非普通百姓家所拥有,疑似出清河西南两三公里外的圆明园。看到螭头照片,中国圆明园学会学术专业委员会委员刘阳先生首先想到了“方壶胜境”。方壶胜境是圆明园的建筑景观之一,建成于清代,后被英法联军焚毁,现仅存遗迹。

工地出土四螭头“回家” 专家称是否出自圆明园还需考证

四尊螭头被搬上车准备运往圆明园管理处

据刘阳介绍,方壶胜境上的螭首,最初有数十个之多,后大多遗失。上世纪90年代清理遗址时,还发现过四五尊,和清河发现的螭头相似。但就目前掌握的信息,还不能下定论说螭首属于圆明园,只能是一种推测。

文物移交 四尊兽头同时回归尚属首次

上吻高抬,獠牙侧露,双目圆睁,额顶上生两角,在清河街道办事处的院子里,四尊形制基本相同的螭头贴墙摆放了一年有余。6月12日,在《法制晚报》报道《工地挖出四螭首 出自圆明园?》后的7天,“圆明园流散文物回归仪式”在海淀区清河街道办事处举行。

圆明园管理处主任李博在仪式上称,近日通过媒体报道得知清河镇发现四尊兽头,两位市民杜泽宁和杨亚荣对兽头的抢救和保护表现出来了极大的责任感和勇气,是一份爱国的赤子之心。李主任特别提到,四尊兽头同一天回归圆明园、且回归速度之快,这在历史上是没有的。他们一定会保护好、修复好这些文物。

下午3点,杜泽宁、杨亚荣,清河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纷纷与螭头合影留念。随后,五名工人将螭头逐一将长度从90到100厘米不等的四尊螭头抬上一辆金杯车,看到此情此景,杜泽宁的眼睛有些湿润,他们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

专家强调 螭头出身还有待进一步考证

虽然此次交接被看做是四尊螭头“回家”,但在交接仪式上,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研究馆员刘卫东对记者强调,从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还不足以证明四尊螭头出自圆明园,严谨的说只是“疑似”出自圆明园。

刘卫东介绍说,螭头是传说中的一种有角的龙,多用于皇家建筑的月台上,起到装饰作用。很多建筑上的螭头带有出水孔,因此还具有排水功能。例如北京故宫、天坛等皇家建筑的月台上,都能看到很多威猛的螭头。

这四尊清河出土的螭头,刘卫东判断,螭头并无吐水嘴,因此没有排水功能,也有可能是古建筑的备料,尚未来得及打孔。从杜泽宁所描述的现场环境来看,发现4尊螭头的工地并非其原址,应该是从别处搬运、并掩埋至此,螭头到底来自于哪里,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但无论出自于哪里,能放到圆明园保管,都是个不错的归宿。

活动插曲 《捐赠证书》忘记加盖公章

在仪式上,圆明园管理处向杜泽宁和杨亚荣分别颁发了《捐赠证书》,但两本证书随后又被圆明园管理处工作人员取走。

工地出土四螭头“回家” 专家称是否出自圆明园还需考证

圆明园管理处颁发给杜泽宁先生的《捐赠证书》忘记盖公章

66岁的杜泽宁,是土生土长的清河人,清河街道办事处的文史顾问、海淀区政协文史研究员,著有地方文史专著《京北畿甸清河镇》。杜泽宁阅读文书向来认真,他告诉记者,获得文物捐赠证书,是圆明园管理处给予他的肯定,同时还向他和杨亚荣分别奖励了300元。但他仔细阅读证书时发现,两本《捐赠证书》都没盖公章。

随后,杜泽宁在现场和圆明园管理处工作人员进行沟通,工作人员表示会尽快补上公章并将证书送到清河街道办事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崔毅飞

新媒体编辑 李杰